您現在的位置: 遂寧市紀委監察委>> 工作動態>> 教育培訓>>正文內容

【紀檢人·手記】老諶的“心病”好了

   來源:船山區紀委    發表時間:2019年04月24日 15:04

老諶最近心情不錯,因為家里建新房了。    

昨天去他家里時,他家的房子已經開始砌磚墻,老兩口正熱火朝天地挖土回填院壩。看到我們來了,諶大叔停下了手中的活兒,忙著給我們搬凳子,我們再三拒絕,他才罷了。  

“等房子整好了,我們要在這兒打個院壩,壩壩邊也種點花花草草,就像你們城頭的房子一樣!”諶大叔興奮地給我們介紹他的規劃。  

老諶今年六十五了,老伴小他兩歲,兩個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早年間,兩口子為供兒子上大學,借了不少的債。孩子畢業后在外工作不幸受傷落下了殘疾。老兩口就靠著務農的收入,辛苦多年才勉強把賬還清。  

近年來,眼看著村里家家戶戶修起了新房,而自家的房子卻越來越破,老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也想出去打份工多掙點錢,但是老伴有暈病,家里離不得人。后來,他自己得了病,做不了重活,家里的幾畝地也種不出來了……  

2014年,村委會通過民主評議將他們家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解決了低保和醫保等問題。  

2017年底,我和諶大叔家進行了“結對”幫扶。我清楚地記得第一次來他家時的情形:低矮的堂屋一片昏暗,只有瓦縫間透下些光亮。房間里雜亂地堆滿了灰撲撲的家具和農具。飯桌上,一碗泡咸菜便是老兩口的午飯。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個滋味。  

可是老兩口似乎挺知足。諶大叔說:“感謝政府,我們生活有低保,看病有醫保,土地也流轉了。我還養了幾只雞,賣了蛋也有點零用錢,比起前幾年,日子好過多了。”  

“我看你們這個房子有點破舊了,有沒有想重修或者搬遷的想法呢?”我問到。  

“唉,哪敢修房子嘛,還賬都還怕了,就這樣將就著過吧。”一提到房子,兩人的神情就黯淡了。  

原來早在2016年,村委就把他們家納入了易地扶貧搬遷,但他們不愿離開老宅,拒絕搬遷,所以村委只幫他們進行了危房改造。可改造后并不能解決黑暗、低矮、擁擠的狀態。于是,房子便成了老兩口久而不愈的“心病”。  

只有住上了好房子,才能真正過上好日子啊。作為一名幫扶干部,我能為他們做點什么呢?當我買下老諶的土雞蛋離開時,我萌生了一個想法——通過養雞幫助老諶增收。  

“養雞還是得能行,就是不敢養多了,怕蛋賣不掉、更怕虧錢。”在我多次建議下,諶大叔始終有所顧慮。  

“賣蛋的事情你們放心,土雞蛋在城里是緊俏貨。只要你們把雞養好,我一定照土雞蛋的市場價幫你們賣出去。”我對兩個老人保證到。  

為了打消他們的顧慮,我每周都堅持往他們家跑一兩次。宣講政策、整理屋子、擺擺龍門陣。去的次數多了,他們對我們的態度也由開始的客氣變得親切起來。  

在我的勸說下,諶大叔擴大了養殖規模,不到半年時間,家里的母雞就孵了好幾茬小雞。雞群從原來的十幾只發展到了七八十只,每天可收三四十枚蛋。  

為了便捷地把蛋賣出去,我時常組織同事、朋友上門開展以購助扶活動。遇到產蛋高峰期,我微信朋友圈的訂單常常被“擠爆”。現在,諶大叔家的蛋已經有了一個較固定的客戶群,蛋的銷路不愁了。  

諶大叔常念叨:“你比我家孩子還親,要不是你幫我們打開雞蛋銷路,我們家的生活還不知怎么過下去呢。”大叔的話讓我心里很溫暖。我所做的只是舉手之勞,竟然讓他們產生了這樣的信賴和認可。  

2018年底,兩人說要修新房,已去村委報批了。我詫異地問他們:“是不是要借很多錢啊?”諶大叔說:“還完賬后那幾年存了點錢,前兩年不敢用,怕沒錢養老。現在有扶貧政策,我們自己也還能掙點。娃娃雖然有殘疾,也在打工掙錢。錢還是要借些,修了房,可以慢慢還嘛。”諶大叔的話里話外都透著自信,竟和初見時的情形完全不同了。  

現在,他們的新房就要建好了,兒子從外地也回來了。小諶不顧腿上的殘疾,每日埋頭干活,似乎想用忙碌來償還多年來對父母的虧欠。我問小諶將來如何打算,他說幫著把房子修完,還是要出去掙錢還賬,不能再讓老人操心了。我們又開玩笑問他女朋友呢?小伙子臉著紅說:“這次回來沒地方住,下次帶她回來。”聽了這話,老兩口樂得合不攏嘴。看來,壓著諶大叔心頭多年的“心病”真的要好了。(船山區永河農業園紀工委 ?雷鳴)

管家婆论坛中特03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