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遂寧市紀委監察委>> 教育預防>> 警鐘長鳴>>正文內容

一個“土地爺”的迷失之路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表時間:2019年08月08日 11:05

“一生不過三萬天,半百入獄度殘年;本該享受天倫樂,只因錯用手中權。警示后人莫等閑,常修其身過三關;黨紀國法記心間,留得清白世代傳。”2019年1月16日,甘肅省白銀市政協委員工作委員會原主任萬國鋒在懺悔書中寫下了這幾句話,令人唏噓,讓人扼腕。

萬國鋒,在國土部門工作近30年,調任白銀市政協委員工作委員會主任前曾任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被當地人稱為“土地爺”。2018年7月16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白銀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

經查,萬國鋒在擔任白銀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局長等職務期間,違反政治紀律,轉移、隱匿非法所得,逃避組織審查調查;違規打探案情,串通他人做偽證,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調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組織紀律,破壞組織原則,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力為親屬和他人在干部錄用、職務晉升中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大肆收受禮品、禮金,借逢年過節、紅白喜事之機斂財。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違反生活紀律,長期與他人保持不正當性關系。涉嫌職務犯罪,多次收受巨額賄賂。涉案總金額逾千萬元。

今年1月,萬國鋒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7月31日,萬國鋒涉嫌受賄案一審開庭。

“燙手山芋”砸在自己手里

2018年5月底的一天,白銀市白銀區西山公園人來人往。萬國鋒正在這里與一名老板商量一件重要的事情。原來,2013年,萬國鋒收到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尚某某存有50萬元人民幣的銀行卡一張。萬國鋒陸續花去其中31萬元后,該卡因涉嫌尚某某的民事官司被凍結。2017年,尚某某得知此事后又給萬國鋒送去19萬元現金以補足50萬元。2018年5月,萬國鋒在違規打探到白銀市紀委監委正在調查他時,約尚某某在西山公園見面,將準備好的19萬元現金退還給尚某某,并與尚某某統一口徑,制造借貸假象。同月,萬國鋒用同樣的手段、同樣的理由退還商人王某曾贈送的價值25萬元的轎車款。

此外,萬國鋒還通過簽訂假合同、以他人名義的銀行卡存放違紀違法所得、將車輛登記在他人名下、轉移違紀違法所得物品等方式,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經過調查人員的努力,萬國鋒最終也沒能將“燙手山芋”扔出去,被一文不少記在了他的貪腐賬上。

后來,萬國鋒反思,他1981年參加工作,1983年入黨,但“我的黨員意識、政治意識、紀法意識并沒有隨著職務與級別的提升而增強,黨性修養與個人修養沒有日益提高,反而在一些不良思想和不良社會風氣的侵蝕下,逐步放松了自我要求,喪失了黨性原則”。

貪婪的下場不過是作繭自縛

百善孝為先。然而,以孝之名斂財,讓人痛心、令人心寒。2014年、2015年,萬國鋒父母相繼離世,在操辦父母喪事期間,他先后收受商人王某某、楊某某送的香煙2箱(每箱50條)、白酒5箱(每箱6瓶),并由商人高某某替其結算廚師費2萬余元。

“工作辛辛苦苦幾十年,已快船到碼頭車到站了,想為自己退休后享樂、旅游、養老打點經濟基礎……”對于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萬國鋒自是心知肚明,但是,他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利用各種機會收受禮金禮品,終究為自己的政治生命掘下了墳墓。

經查,2012年至2018年,萬國鋒在擔任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期間,借過年過節、操辦婚喪嫁娶事宜等時機,收受下屬和商人的禮金、高檔煙酒、土特產等,折合人民幣13萬余元,特別是紅白喜事所用物品一律安排老板埋單、置業所用電器家具皆由商人購買。同時,多次違規接受多名私營企業主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享用高檔酒水,經常出入娛樂場所。

不僅如此,其家人也先后接受商人安排的外出旅游2次,共同隱匿贓款贓物對抗組織審查,對于送上門的禮品更是來者不拒。每次接受老板的旅游安排時,萬國鋒的其他親戚也坦然陪同。更有甚者,2016年,萬國鋒以捐助特困戶為名,安排在其關照下取得土地整理開發項目的私營老板滕某某為其一親屬建設房屋,花費7萬元左右。事后,其親屬僅象征性地支付了1萬元了事。

臺上臺下“兩面人”終栽跟頭

2017年2月13日,萬國鋒主持召開白銀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會議時所說的話讓不少干部職工印象深刻:全市國土資源系統黨組織和黨員干部要始終繃緊作風建設思想弦,堅守廉潔從政底線……

然而,講這段話前十余天,他剛在辦公室收受了某商人所送的加油卡。

“官可以不當,原則不能不要”,過去熟悉萬國鋒的人,都知道他的這句口頭禪。在國土部門工作的27年里,他曾妥善處理了發展與保護耕地的關系,實施了旱地變水地、坡地改梯田等深挖土地潛力的一系列項目,創新推出的四方合作找礦行動為資源枯竭型城市繼續發展探索了新路子。

然而,在權力面前,萬國鋒逐步蛻變,而且,一出手就是“大手筆”。經查,2004年,時任副局長的萬國鋒,在為王某辦理相關土地用地手續過程中給予關照和幫助。王某送給萬國鋒面積為82.92平方米的房屋一套,估值7萬余元(當時,白銀市區房屋均價在每平方米700元左右),這讓萬國鋒嘗到了權力的甜頭,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萬國鋒出生的山村自然條件較差,十年九旱,當地人賴以生存的耕地質量也不好。但是,作為當地飛出去的“金鳳凰”,作為主管土地開發整理項目的市國土資源局一把手,萬國鋒卻辜負了家鄉父老的期望,在項目建設中,想的不是為群眾謀福祉,而是以權謀私,關照親朋好友、熟人承攬項目,從中收受好處費。

2011年至2017年,萬國鋒在擔任白銀市國土局副局長、局長期間,利用職權便利為其內弟卜某某承攬市國土局主管的土地整理開發項目、礦山地質災害防治項目等23個標段,總標的5900余萬元,并參與利潤分成。卜某某單獨或與商人孫某某、黃某某等人合伙實施項目。“卜某某在與他人合伙實施項目時不參與具體施工、管理,卻以萬國鋒和其兩人的名義分去工程利潤的大部分。”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萬國鋒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長期進行權力尋租和利益輸送,收受巨額賄賂尚不滿足,視全市國土系統如自家公司,自己身居后臺指揮拿項目,安排親屬前臺合伙分利潤,濫權逐利。

“過去,如果我能切身體會到失去組織、失去家庭、失去工作,一無所有的絕望,我絕不會心存僥幸,絕不會觸碰任何一條紅線、踩踏任何一條底線。”萬國鋒重重地寫下了這個“如果”,只可惜,人生沒有如果,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嚴懲!

管家婆论坛中特030055